安东尼der

拔杯 HANNIBAL 羔羊不在沉默(一)

内有改编 拔杯向


桌上的花篮是黯淡的深蓝色,他走到两旁,依次点燃所有蜡烛。房间依旧昏暗,只剩下鞋底在地毯上摩擦和打火机点燃的声音。

他渐渐坐下,不再等待。在这个浪漫又诡异的长桌上,他优雅的持起刀叉,划香面前的餐盘。血在被割破的肉体间流淌,热的,甚至可以体会到正在发烫的温度。他无神的眼睛,冷的,将叉子送到嘴边,平淡吞下。

汉尼拔,冷静优雅的心理医生。大抵没人知道他餐桌上的食物。

肝,心脏,胰脏,无论是什么 他都会精心挑选,认真对待每一位食材。手起刀落间,鲜血四起,桌上一片狼藉,但他的白衬衫却永远如此格格不入。

他像个受害者,又像个局外人,没人会认为面前的一切是他的所作所为。

他叫汉尼拔莱克特,犹如一头变态可悲的鹿。在意念的折磨下,鹿角不断生长,每一处分节上,都悬挂着颗渗血的心脏。


在这万籁俱黑的深夜,威尔走在一条偏幽的小道,他并不知道这究竟通向哪里,但身体却控制不住地往前走。四周死寂,手表上秒针微不足道的每一步,都显得那么震耳欲聋。

他感到恐慌,努力克制自己驻步于树林之前。他听到了地板的嘎吱声,可俯首去看,自己明明走在泥土上。树林深处渐渐传来沉重的喘息声,愈发愈逼近威尔,他察觉不对,转头往回跑。

树林中冲出一头雄鹿 向着威尔撞去,威尔清楚地听到一个声音,却不知是谁在讲话。像是在救赎威尔,也像是在救赎自己,一遍一遍地低声重复着:“你总是一次次拒绝,但它终会降临在你身上,你的每一次挣扎都是折磨”

接着,鹿角在最后一刻刺穿了他的胸膛。


威尔猛然惊醒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梦游了,睡衣被汗水浸湿,心头隐隐作痛。他艰难地走向柜前,扒着洗手台,翻找着阿米替林。

他抬头看向表 凌晨4:00,天还是黑的,他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⋯